《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进入淘汰赛中韩欧美8战队争夺4席位

南都讯 2019《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下文简称:世冠)比赛正式进入淘汰赛阶段,来自中国、韩国、北美、欧洲等地的战队将悉数登场登场。其中,除了6支KPL战队之外,欧洲战队NOVA和北美战队GOG成为此次比赛的黑马,成功晋级。在赛事如火如荼的背后,是《王者荣耀》职业赛事清晰的国际化与区域化的路径选择。

今年3月6日,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联盟在公布了王者荣耀职业赛事体系国际化、赛制变化等重点内容的进展。其中,“王者荣耀冠军杯”将于6月份正式升级为“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在韩国首尔启动选拔赛,淘汰赛阶段将于7月在马来西亚举行,最终总决赛于8月份落地深圳,总奖金为1600万人民币,在KRKPL赛区中,除了原有的6支韩国俱乐部外,还有4支其他国家及地区的俱乐部加盟KRKPL,分别来自中国澳门、中国香港、美国和欧洲。

“除了在中国主场外,《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的举办地点选择了韩国、马来西亚,体现出了其赛事的国际化的决心”,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分析到,今年虽然没有韩国战队晋级,却出现了欧洲战队NOVA和北美战队GOG两支黑马战队,便说明了赛事国际化带来更多的不确定与对抗性,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赛事的观赏程度。

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王者荣耀的赛区体制借鉴了NBA和欧洲足球的发展经验,“NBA最早也是美国国家范围的篮球联赛,但通过邀请各个地区和国家的篮球精英,逐步变成了国际化的赛事”,“欧洲足球是在多个国家形成地域化联赛机制,并在更大区域范围内营造欧冠等更高级别的联赛机制,把不同地域的联赛串联起来。”而这样的联赛体制不仅为王者荣耀国际化提供了借鉴,也为其地域化深耕提供了发展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 “欧美韩”三大地区的全面参与,中国战队也开始输出外援。KRKPL赛区借鉴了许多KPL联盟体系的标准和经验,但赛区选手整体水平不如国内,也间接导致比赛观赏性不足。而KRKPL启用了外援引入计划,原BA770、eStarPro星辰加入KZ战队、原Hero.轻雨、Hero行星加入GOG战队、而原GK花开则加入Nova战队,成为五位首批转会海外战队的选手。

《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的比赛场地的选择十分巧妙。其中,韩国是电子竞技产业高度发达的国家,有着庞大的电竞观众群体,电竞比赛的认可程度较高;而马来西亚所在的东南亚地区,移动电竞的发展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市场依旧处于手游人口红利期,且由于电脑、光纤还不够普及,手游成为了东南亚玩家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娱乐活动,对移动电竞具有更高的热情。

同时,在国内KPL联赛体系经过三年发展逐步成熟,体量逐渐饱和的情况下,出海走向国际化也是《王者荣耀》扩大赛事影响力的必然选择。

2016年9月,KPL首届秋季赛启动,随后各项赛事播放量连年递增。2019年KPL春季赛微博线亿次,在各大直播平台的播放量也创下新高。

在国内,区域化则是KPL的主攻方向。2018年3月发布会上,KPL官方便宣布新赛季将划分东西赛区;将于2019年推行固定席位制,并在三年内实现“八城主客场”。

其中,席位制是推进俱乐部地域化建设运营的重要手段。此前沿用的升降级机制中,赛季中表现较差的队伍会被淘汰降级,由于从次级联赛打回KPL的难度较大;此外,俱乐部具有较强的城市属性,战队降级将不利于粉丝运营以及投资收益,不利于KPL俱乐部地域化的推进,而固定席位制将弥补这一缺陷。

据悉,KPL地域化将分为“三步走”,从双城主客场制、多城主客场制到全面主客场制。“第一步”从2018年春季赛开始,新赛季KPL将实行东西赛区主客场制度,各有6支俱乐部驻成都和上海。在线下场馆方面,西部赛区主场为成都量子光电竞中心,东部赛区主场为上海静安体育中心,未来将进一步增加场馆数量、升级场馆配置。

而地域化的第二步,就在于结合俱乐部发展情况和城市合作方特点,在三年内逐步推进“八城主客场”规划。此前,王者荣耀目前仅覆盖成都、上海两个城市,在赛事宣传上仍以成都和上海作为两赛区代表,强调东西赛区对抗的概念。

张易加表示,由于其余六个城市将在未来进一步考察后确定。自2016年开始,至今已举办到第七届的王者荣耀城市赛将成为考察的途径之一,该赛事将不断考察各城市的玩家群体、硬件设施和政企支持力度等环境因素,条件较优者在主场落地方面加分。

今年6月份,《王者荣耀》eStarPro官方发布公告称,eStarPro的城市主场将于2020年落地武汉,至此KPL第一支拥有主场的战队诞生。

相关资料显示,用户群体以及产业结构是武汉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武汉在校大学生和研究生总数达150万人,居全国第一,具有较大玩家群体基础,此前曾举办过WSVG、英雄联盟S7、中国青年电子竞技大赛等赛事。此外,武汉本土企业斗鱼引领的直播文化兴起,以及光谷电竞产业联盟的形成进一步推动了电竞产业发展。

随着我国电竞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电竞之都”正成为了各大城市争先争抢的“香饽饽”,北京、上海、杭州、成都、重庆等早已加入战局并取得领先。相比之下,在游戏产业和市场资源上占有先天的优势的广东,似乎步伐慢了,目前主流的电竞赛事如LPL、KPL等赛事都与广东“无缘”。

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游戏作为电竞的载体,2018年广东省游戏产业市场规模达到774.6亿元,占全国游戏市场规模约92.8%。在国内收入前10的移动游戏中,有9款由广东游戏企业研发或运营,有着很好电竞上游基础和市场规模,但是在电竞“中游环节”,在一线电竞俱乐部和顶级电竞赛事落地上,还有很大的不足,而政策和补助或是原因之一。“虽然地方政府曾出台相关政策,喊出‘支持电子竞技类游戏发展,培育全国电子竞技中心’,但在核心的赛事补贴、战队引进、场馆建设的核心问题上,仍不够详细”。

“相对于北京、上海等城市,广东目前缺乏电竞俱乐部主场落地,电竞产业相对比较分散,没有形成集聚。”广东某电竞企业首席运营官黎考辉告诉南都记者,“电竞俱乐部的主场落地,除了俱乐部方面要考虑迁移成本跟业务适应度等符合主场的电竞赛馆条件外,往往还要考虑落地城市的用户群基础,符合赛事联盟发展战略的匹配性以及政府对发展电竞的态度明朗等因素。”

此外,广东电竞产业发展也同样面临着电竞场馆不足的难题。广东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罗觉慧向南都记者表示,许多电竞场馆或者产业园项目仍处于在建状态,从交付到使用仍然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而且大多数场馆规模较小,仅可容纳观众数百人,如果遇到顶级赛事,如英雄联盟的全球总决赛,仍然需要通过对广州体育馆、奥体中心类似大型传统体育馆改进,才能满足相关需求。

此外,罗觉慧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电子竞技内容的管理涉及到体育部、文化部、广电等多部门,在经过多部门的协调后,还需要与赛事运营方、游戏俱乐部、游戏厂商等产业上中下游进行接洽与制定相关政策,这其中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不过,在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后,进程会不断加快,广东电竞产业将会迎来新的发展”,罗觉慧表示说。

“如果KPL区域主场要在广东落地,最有希望的还是深圳”,有KPL战队的运营人员表示,深圳曾举办过KPL秋季赛总决赛,今年世冠杯总决赛也将在深圳举行,其观赛用户在广东名列前茅,腾讯的总部也在深圳。此外,有多家KPL战队的总部便在深圳,分别是GK、QGhappy、BA黑凤梨三家电竞俱乐部,此前GK战队曾以西部第一的名次进入2019春季赛季后赛。